卖掉4000万火箭冲上热搜 薇娅直播卖家居惨淡收场


4月4日早,北京天安门广场,观看升旗仪式的人们。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建泉/摄

当地时间4月2日,美国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斯坦福大学医学院教授Michelle M. Mello和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卫生管理与政策系副教授Rebecca L. Haffajee联合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上在线发表观点文章“Thinking Globally, Acting Locally — The U.S. Response to Covid-19”。她们在文中明确表示:新冠肺炎COVID-19已暴露了美国联邦政府公共卫生治理体系的主要弱点。

日本东京都政府称,过去一周的时间内,东京的新冠肺炎日增确诊病例数已经增加了一倍,从3月末的每日40例左右增加到了4月4日的89例。截至4月4日,日本全国的确诊病例达2617例。

因此,强有力、果断的国家行动势在必行。然而,“美国联邦政府的反应慢得令人担忧,对该病毒的性质和应对措施都混淆不清。”作者们在文中指出,各州和地方一直处于应对疫情的前方,但他们并没有统一行使公共卫生权力。由于基于科学的社会距离和有针对性的隔离措施只有在病毒传播的每一个地方都实施才能成功,因此缺乏跨行政区的协调合作已经付出了生命代价,未来还将继续付出这样的代价。

另一方面,日本当下也迟迟未能作出封城的决定。首相安倍表示,封城这种严格的措施将会进一步损害因推迟奥运而受影响的经济。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4月4日报道,神户大学传染病学专家岩田健太郎发出警告,日本在阻止病毒传播方面做得还不够。他表示,如果当前形势继续下去,东京将“前景黯淡”。

4月4日早,北京天安门广场,国旗仪仗队正在升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建泉/摄

4月4日早,北京天安门广场,观看升旗仪式的人们。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建泉/摄

然而,在非常时期,各州和联邦政府可以启动紧急权力,以扩大其迅速采取行动保护公民生命和健康的能力。截至2020年3月27日,所有50个州、数十个地方和联邦政府都宣布了COVID-19紧急状态。由此产生的行政权力是广泛的,它们的范围从停止商业活动到限制行动自由,到限制公民权利和自由,以及征用财产。

文中指出,美国的宪法将公共卫生的主要责任赋予各州,授权给各市和县。联邦政府的普通公共卫生法律权力较为有限,重点放在预防疾病的州际或国际传播的必要措施上。